TniAsu
TniAsu
文章10
标签16
分类2
作弊

作弊

我是作弊者

首先我先要讲一讲这个故事

这并非我第一次作弊,无论是抄袭还是配合别人抄袭,但是确实是第一次被发现,被处分。

6月22日,下午的一场物理考试,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大概三十分钟,我完成了答题,一旁的同学看到了,接着便开始了作弊——收到旁边那位同学的示意,我将卷子往他那边挪了挪,只留半张答题卡在桌子上,那半张全部是大题,接着便被外面的巡逻老师透过玻璃发现了,监考老师跟上之后,询问我情况,我当时未作回答,接着老师向后走去,我并未回头看,过了一会,她从后面抽出我的卷子,跟我右边的同学的卷子比对——大题解法如出一辙。

“每个老师的解题风格都不一样,你们不一班,过程却写的一模一样!?”老师持以肯定的疑问,“考试结束到二楼考务办。”

我的考试到这里就结束了——我作弊了。


诚信考试,作弊可耻

考试作弊,给予记过处分,记入档案,加入本校黑名单,个人量化积分双倍扣除 20 分。

这大概是校方的态度,到现在,我对作弊却一直是一种莫名的态度,不是委屈,不如说是怅然若失。

考试结束,我便跟班主任汇报:“老师我考试作弊了,我搬着东西去二班吧。”

接着,我到了二班。

二班有我在上学期玩得很好的朋友,来到了二班反而比在九班更加活跃,所以第二天就被二班班主任遣返:“滚回九班去!”

二班不要我了。

接着便是顶嘴,吵架,情绪化。

我回家了。

现在来解答各位的疑问

我为什么会作弊?

正如我说:这并非是我第一次作弊,无论是抄袭还是配合别人抄袭。然而在我的考试史上,抄袭几乎不存在,我不喜欢虚假的东西,抄袭得来的成绩不如自己考试来的实在。

但是有人不一样。

在考试之前我是完全不认识那位同学的,几班的也不知道。然而他见到我便给予寒暄——你是叫XXX吗?九班那个?你在你们班是前二十吧?云云。

这不是我第一次遇见,先前一次期中考试,坐在我后桌的人看起来似曾相识,但我并不记得跟他有任何交集,他问我:”你原先是在20X吗?五班那个?“确实,上学期我在五班,普通班,男生只有我一个人是在四班的寝室,我回想起来了他,他是我那个寝室的四班人,我是他那个寝室的唯一的五班人。

接着我作弊了,接着我作弊了。

作弊者可耻,深刻。说该死也不为过。

我为什么要去二班

先例

我并非是开了先河的人,我是效仿者,懦弱者。效仿之前转班的人,懦弱于不敢面对原班的人。

我为何回家

或许是蓄谋已久,争吵,情绪化之下,我得以回家。

在学校的每一天都让我觉得家的美好,物理考试后面的生物考试,我并没有在答题卡上写下任何东西——什么也没有——静静的感受时间的流逝之余,我思索了很多,计划了好多——去二班、回家等等。

情绪化——我是会犯的,我也对此深恶痛绝,却难以改观。

但是多亏了它我才可以回家,我们的班主任不会那么轻易的让我回家,即使考试作弊,通过情绪化(并非过激),才有回家的借口——调整。

我便回了家。

我在想什么

怅然若失

作弊之类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再犯,绝对不犯。

情绪化若要控制住也不是不可。

处分也全然接受,实验班与我也失之交臂。委屈之意一丝也没有,但却觉得怅然若失——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溜走了。